香港百科 HK Wiki >>所屬分類 >> 歷史人物   

蜚廉

標籤: 蜚廉

頂[0] 發表評論(0) 編輯詞條

 蜚廉

 

目錄

[顯示全部]

漢語大辭典解釋編輯本段回目錄

fēi lián

1.人名。夏後啟(開)的臣子﹐鑄九鼎於昆吾。
2.人名。商紂的臣子。
3.傳說中的神禽名。 
4.傳說中的神獸名。 
5.風神。
6.宮觀名。 
7.姓。
8.蜚廉(飛廉,蜚蠊)即蟑螂

神獸·蜚廉編輯本段回目錄

蜚廉,亦作飛廉,是中國神話中的神獸,文獻稱飛廉是鳥身鹿頭或者鳥頭鹿身,秦人的先祖之一為飛廉(蜚廉),古代楚地以飛廉為風伯。

《楚辭·離騷》「前望舒使先驅兮,後飛廉使奔屬。」,王逸註:「飛廉,風伯也」;
●《史記·司馬相如列傳》引《上林賦》有「推蜚廉,弄解豸,格瑕蛤,鋋猛氏,曹騕褭,射封豕」的句子,集解郭璞曰:「飛廉,龍雀也,鳥身鹿頭者」;
●《漢書·武帝紀》有「還,作甘泉通天台、長安飛廉館」,晉灼注飛廉曰:「身似鹿,頭如爵(雀),有角而蛇尾」;
●《三輔黃圖》:「飛廉,神禽,能致風氣者,身似鹿,頭如雀,有角而蛇尾,文如豹」。

廣泛分佈於亞歐草原的鹿石其造型也是鳥首鹿身,與中國古文獻所記載的飛廉形象相同。

●孫作雲著有《飛廉考—中國古代鳥族之研究》

 

商臣·蜚廉編輯本段回目錄

 蜚廉是天下漢族趙姓祖先的名字,姓。他的家世源遠流長。黃帝的孫子顓頊有一個孫女,叫女修。有一天女修正在織布,玄鳥(燕子)飛來,遺下了一隻鳥卵,女修吃下後,生子大業(即皋陶),大業生大費(即伯益,又名伯翳)。皋陶和伯益都和禹同朝為官。伯益生子二人,長子大廉,次子若木。伯益的玄孫費昌是周武王的御者;大廉的玄孫孟戲、中衍是殷帝太戊的御者,因功帝太戊把王室之女嫁他為妻。中衍的玄孫中潏生子就是蜚廉,蜚廉生子惡來、季勝。季勝是趙的祖先,惡來後代成為秦。  

相關傳說編輯本段回目錄

    秦的祖先,是顓頊帝的後代孫女,名叫女修。女修織布的時候,有一隻燕子掉落一顆蛋,女修把它吞食了,生下兒子,名叫大業。大業娶了少典部族的女兒,名叫女華。女華生下大費,大費輔助夏禹治理水土。治水成功後,舜帝為表彰禹的功勞,賜給他一塊黑色的玉圭。禹接受了賞賜,說:「治水不是我一個人能完成的,也是因為有大費做助手。」舜帝說:「啊!大費,你幫助禹治水成功!我賜你一副黑色的旌旗飄帶。你的後代將會興旺昌盛。」於是把一個姓姚的美女嫁給他。大費行拜禮接受了賞賜,為舜帝馴養禽獸,禽獸大多馴服,這個人就是柏翳(yì,益)。舜帝賜他姓嬴。

    大費生有二個兒子,一個名叫大廉,這就是鳥俗氏;另一個叫若木,這就是費氏。費氏的玄孫叫費昌,他的子孫有的住在中原地區,有的住在夷狄那裡。費昌正處在夏桀的時候,他離開夏國,歸附了商湯,給商湯駕車,在鳴條打敗了夏桀。大廉的玄孫叫孟戲、中衍,身體長得很像鳥,但說人話。太戊帝聽說了他們,想讓他們給自己駕車,就去占卜,卦相吉利,於是把他們請來駕車,並且給他們娶了妻子。自太戊帝以後,中衍的後代子孫,每代都有功勞,輔佐殷國,所以嬴姓子孫大多顯貴,後來終於成了諸侯。

    中衍的玄孫叫中潏(jué,決),住在西部戎族地區,保衛西部邊疆。中潏生了蜚(fēi,非)廉。蜚廉生了惡來。惡來力氣大,蜚廉善奔跑。父子倆都憑才能力氣事奉殷紂王。周武王伐紂的時候,把惡來也一併殺了。當時,蜚廉為紂出使北方,回來時,因紂已死,沒有地方稟報,就在霍太山築起祭壇向紂王報告,祭祀時獲得一幅石棺,石棺上刻的字說:「天帝命令你不參與殷朝的災亂,賜給你一口石棺,以光耀你的氏族。」蜚廉死後,就埋葬在霍太山。蜚廉還有個兒子叫季勝。季勝生了孟增。孟增受到周成王的寵幸,他就是宅皋狼。皋狼生了衡父。衡父生了造父。造父因善於駕車得到周繆王的寵幸。周繆王獲得名叫驥、溫驪、驊(huá,華)騮(liú,留)、騄(lù,祿)耳的四匹駿馬,駕車到西方巡視,樂而忘返。等到徐偃王作亂時,造父給繆王駕車,兼程驅趕回周朝,日行千里,平定了叛亂。繆王把趙城封給造父,造父族人從此姓趙。自蜚廉生季勝以來經過五代直到造父時,才另外分出來居住在趙城。春秋晉國大夫越衰(cuī,崔)就是他的後代。惡來革,是蜚廉的兒子,死得早。他有個兒子叫女防。女防生了旁皋,旁皋生了太幾,太幾生了大駱,大駱生了非子。因為造父受到周王的恩寵,他們都承蒙恩蔭住在趙城,姓趙。

    非子居住在犬丘,喜愛馬和其他牲口,並善於飼養繁殖。犬丘的人把這事告訴了周孝王,孝王召見非子,讓他在汧(qiān,千)河、渭河之間管理馬匹。馬匹大量繁殖。孝王想讓非子做大駱的繼承人。申侯的女兒是大駱的妻子,生了兒子成,成做了繼承人。申侯就對孝王說:「從前我的祖先是酈山那兒的女兒,她做了西戎族仲衍的曾孫胥軒的妻子,生了中潏,因為與周相親而歸附周朝,守衛西部邊境,西部邊境因此和睦太平。現在我又把女兒嫁給大駱為妻,生下成作繼承人。申侯與大駱再次聯姻,西戎族都歸順,這樣,您才得以稱王。希望您考慮一下吧。」於是孝王說:「從前伯翳為舜帝掌管牲畜,牲畜繁殖很多,所以獲得土地的封賜,受賜姓嬴。現在他的後代也給我馴養繁殖馬匹,我也分給他土地做附屬國吧。」賜給他秦地作為封邑,讓他接管嬴氏的祭祀,號稱秦嬴。但也不廢除申侯女兒生的兒子做大駱的繼承人,以此來與西戎和好。

    秦嬴生了秦侯。秦侯在位十年去世。秦侯生公伯。公伯在位三年去世。公伯生秦仲。
秦仲即位三年,周厲王無道,有的諸侯背叛了他。西戎族反叛周王朝,滅了犬丘大駱的全族。周宣王登上王位之後,任用秦仲當大夫,討伐西戎。西戎殺掉了秦仲。秦仲即位為侯王二十三年,死在西戎手裡。秦仲有五個兒子,大兒子叫莊公。周宣王召見莊公兄弟五人,交給他們七千兵卒,命令他們討伐西戎,把西戎打敗了。周宣王於是再次賞賜秦仲的子孫,包括他們的祖先大駱的封地犬丘在內,一併歸他們所有,任命他們為西垂大夫。

    莊公居住在他們的故地西犬丘,生下三個兒子,長子叫世父。世父說:「西戎殺了我祖父秦仲,我不殺死戎王就決不回家。」於是率兵去攻打西戎,把繼承人的位置讓給他弟弟襄公。襄公做了太子。莊公在位四十四年去世,太子襄公繼位。襄公元年(前777),襄公把他妹妹繆嬴嫁給西戎豐王做妻子。襄公二年(前776),西戎包圍犬丘,世父反擊,最後被西戎俘虜。過了一年多,西戎放還世父。七年(前771)春,周幽王因寵愛褒姒(sì,似)而廢除太子宜臼,把褒姒所生的兒子伯服立為繼承人,周幽王多次舉烽火把諸侯騙來京師,以求褒姒一笑,諸侯們因此背叛了他。西戎的犬戎和申侯一起攻打周朝,在酈山下殺死了幽王。秦襄公率兵營救周朝,作戰有力,立了戰功。周平王為躲避犬戎的騷擾,把都城向東遷到洛邑,襄公帶兵護送了周平王。周平王封襄公為諸侯,賜給他岐山以西的土地。平王說:「西戎不講道義,侵奪我岐山、豐水的土地,秦國如果能趕走西戎,西戎的土地就歸秦國。」平王與他立下誓約,賜給他封地,授給他爵位。襄公在這時才使秦國成為諸侯國,跟其他諸侯國互通使節,互致聘問獻納之禮。又用黑鬃赤身的小馬、黃牛、公羊各三匹,在西畤祭祀天帝。十二年(前766),他討伐西戎,到達岐山時,在那裡去世了。

       蜚廉的祖先中,有數人都是御者。

       到了蜚廉和惡來,「父子俱以材力事殷紂」。同皋陶和伯益一樣,父子倆在殷紂王(帝辛)的朝廷中也是同朝為官。 《史記·秦本紀》載:「惡來有力,蜚廉善走。」惡來力大無窮,容易理解,而蜚廉「善走」,「善走」是一項什麼本領呢?不由人不聯想起誇父,誇父也是「善走」,甚至「善走」到能逐日的地步。但不同於誇父的是,誇父為的是測量大地,蜚廉卻應當是信使,替紂王傳遞消息。因為「善走」,消息傳遞得及時,因此蜚廉又稱「飛廉」——飛行著的蜚廉。至此,造父家族的兩大傳統本領就顯現了出來:御者和信使。而如果要做一個稱職的信使,毫無疑問也必須是一個稱職的御者,因為「善走」不是步行,而是對馬匹的駕馭能力。所以,御者和信使其實是合二為一的,即御者必為信使。造父顯然繼承了家族這一光榮傳統,一身而兼御者和信使之職。同時,這一職位也造就了中國史上一個著名的詞——「御用」。御用,即用於御,用為王的御者,為王前驅。 

        後世布拉格的先知卡夫卡,曾對信使這一行當作過如下描述:「使者立即踏上他的途程;他是一個有體力,不疲乏的人。一下用右臂推,一下用左臂推,他從人群中為自己推開一條道路來;假使他遇到了阻礙,他就指著自己的胸前,那兒閃耀著太陽的象徵;這路,對於他比對於其他的任何人要容易走。」(陳鼓應譯文,[美]W.考夫曼《存在主義》,商務印書館1987年版)活脫脫就是蜚廉的寫照:蜚廉策馬疾行,帝國的藩屬心有別屬,與三公之一的西伯(周文王)勾結謀叛,不懷好意地阻礙時,蜚廉「就指著自己的胸前,那兒閃耀著太陽的象徵」——太陽正是殷商先祖,少昊部落的圖騰!先知就是先知,他們的光芒閃爍在任何一個時代,甚至可以穿越三千年的時間隧道,穿越千里萬里的空間距離,直指本質。 蜚廉很聰明,可能跟他常年遠行有關。他見多識廣,視野開闊,思想解放,眼看紂王無道,遂找了個為紂王尋找神石棺的借口,提前申請退休,隱居於霍太山(今霍山,山西霍縣東南),僥倖避過殷商亡國的殺身之禍。

《史記 秦本紀》原文:編輯本段回目錄

      秦之先,帝顓頊之苗裔孫曰女修。女修織,玄鳥隕卵,女修吞之,生子大業。大業取少典之子,曰女華。女華生大費,與禹平水土。已成,帝錫玄圭。禹受曰:「非予能成,亦大費為輔。」帝舜曰:「咨爾費,贊禹功,其賜爾皂游。爾後嗣將大出。」乃妻之姚姓之玉女。大費拜受,佐舜調馴鳥獸,鳥獸多馴服,是為柏翳。舜賜姓嬴氏。

      大費生子二人:一曰大廉,實鳥俗氏;二曰若木,實費氏。其玄孫曰費昌,子孫或在中國,或在夷狄。費昌當夏桀之時,去夏歸商,為湯御,以敗桀於鳴條。大廉玄孫曰孟戲、中衍,鳥身人言。帝太戊聞而卜之使御,吉,遂致使御而妻之。自太戊以下,中衍之後,遂世有功,以佐殷國,故嬴姓多顯,遂為諸侯。其玄孫曰中潏,在西戎,保西垂。生蜚廉。蜚廉生惡來。惡來有力,蜚廉善走,父子俱以材力事殷紂。周武王之伐紂,並殺惡來。是時蜚廉為紂石北方,還,無所報,為壇霍太山而報,得石棺,銘曰「帝令處父不與殷亂,賜爾石棺以華氏」。

      死,遂葬於霍太山。蜚廉復有子曰季勝。季勝生孟增。孟增幸於周成王,是為宅皋狼。皋狼生衡父,衡父生造父。造父以善御幸於周繆王,得驥、溫驪、驊騮、騄耳之駟,西巡狩,樂而忘歸。徐偃王作亂,造父為繆王御,長驅歸周,一日千里以救亂。繆王以趙城封造父,造父族由此為趙氏。自蜚廉生季勝已下五世至造父,別居趙。趙衰其後也。惡來革者,蜚廉子也,蚤死。有子曰女防。女防生旁皋,旁皋生太幾,太幾生大駱,大駱生非子。以造父之寵,皆蒙趙城,姓趙氏。

      非子居犬丘,好馬及畜,善養息之。犬丘人言之周孝王,孝王召使主馬於汧渭之間,馬大蕃息。孝王欲以為大駱適嗣。申侯之女為大駱妻,生子成為適。申侯乃言孝王曰:「昔我先酈山之女,為戎胥軒妻,生中潏,以親故歸周,保西垂,西垂以其故和睦。今我復與大駱妻,生適子成。申駱重婚,西戎皆服,所以為王。王其圖之。」於是孝王曰:「昔伯翳為舜主畜,畜多息,故有土,賜姓嬴。今其後世亦為朕息馬,朕其分土為附庸。」邑之秦,使復續嬴氏祀,號曰秦嬴。亦不廢申侯之女子為駱適者,以和西戎。

      秦嬴生秦侯。秦侯立十年,卒。生公伯。公伯立三年,卒。生秦仲。秦仲立三年,周厲王無道,諸侯或叛之。西戎反王室,滅犬丘大駱之族。周宣王即位,乃以秦仲為大夫,誅西戎。西戎殺秦仲。秦仲立二十三年,死於戎。有子五人,其長者曰莊公。周宣王乃召莊公昆弟五人,與兵七千人,使伐西戎,破之。於是復予秦仲後,及其先大駱地犬丘並有之,為西垂大夫。

      莊公居其故西犬丘,生子三人,其長男世父。世父曰:「戎殺我大父仲,我非殺戎王則不敢入邑。」遂將擊戎,讓其弟襄公。襄公為太子。莊公立四十四年,卒,太子襄公代立。襄公元年,以女弟繆嬴為豐王妻。襄公二年,戎圍犬丘,世父擊之,為戎人所虜。歲餘,復歸世父。七年春,周幽王用褒姒廢太子,立褒姒子為適,數欺諸侯,諸侯叛之。西戎犬戎與申侯伐周,殺幽王酈山下。而秦襄公將兵救周,戰甚力,有功。周避犬戎難,東徙雒邑,襄公以兵送周平王。平王封襄公為諸侯,賜之岐以西之地。曰:「戎無道,侵奪我岐、豐之地,秦能攻逐戎,即有其地。」與誓,封爵之。襄公於是始國,與諸侯通使聘享之禮,乃用騮駒、黃牛、羝羊各三,祠上帝西畤。十二年,伐戎而至岐,卒。

蜚廉墓編輯本段回目錄

   蜚廉---《史記卷五 秦本紀 第五》….其玄孫曰中潏,在西戎,保西垂。生蜚廉。蜚廉生惡來。惡來有力,蜚廉善走,父子俱以材力事殷紂。周武王之伐紂,並殺惡來。是時蜚廉為紂石北方,還,無所報,為壇霍太山而報,得石棺,銘曰「帝令處父不與殷亂,賜爾石棺以華氏」。死,遂葬於霍太山。

 

蜚廉星編輯本段回目錄

年支十四星之一,蜚廉屬陽火,主孤及克害。忌入命、身、父母宮,主孤克。入命身,其人孤僻;入父母,克父母,若會凶星,其克必重。在遷移宮,忌遷動,再湊合凶星,車禍血光之災。

蜚廉星 , 其象為蛇蟲鼠蟻; 蜚廉( 飛廉 )二字之正寫是蜚蠊 ,也就是蟑螂 。
所有品種的蟑螂昆蟲學的分類當中 ,都被歸類為蜚蠊目( Blattoidea ) 。
有 趣 的 是 , 蜚 蠊 目 ( Blattoidea ) 的 來 源 據 聞 是 英 文 名 詞 「 Blatherskite 」,
而 「 Blatherskite 」的 中 文 譯 意 正 正 就 是 「 聽 無 聊 話 的 人 」 和 「 愛 說 無 聊 話 的 人 」 。 



 

附件清單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請 編輯詞條

上一篇帝舜 下一篇帝嚳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諮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0

收藏到:  

詞條信息

sysadmin
sysadmin
超級管理員
詞條創建者 發短消息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