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百科 HK Wiki >>所屬分類 >> 人物   

羅琦

標籤: 羅琦

頂[0] 發表評論(0) 編輯詞條

(圖)羅琦
羅琦
羅琦,江西南昌人。從出道到在大陸流行樂壇名聲大噪,羅琦只用了短短一年多的時間。16歲那年偶然聽到邦.喬維的歌,從此迷上播滾樂。於是92年初來到京城,於是很快與王曉京簽。她是一個可以將最高音唱到HIGH G的女孩;一個曾經在中國的搖滾歷史上寫下過不可超越篇章的女孩。她擁有一個中國搖滾史上富有傳奇色彩的名字。她就是中國的搖滾天後——羅琦,一個曾經塵封的名字、一段太年輕的傳奇

目錄

[顯示全部]

個人檔案編輯本段回目錄

羅琦,江西南昌人。從出道到在大陸流行樂壇名聲大噪,羅琦只用了短短一年多的時間。16歲那年偶然聽到邦.喬維的歌,從此迷上播滾樂。於是92年初來到京城,於是很快與王曉京簽約。1994年6月6日,羅琦19生日這天隆重推出其個人首張專輯《選擇堅強》。專輯中主打歌曲《回來》。《我沒有遠方》、《隨心所欲》盡佔上海、武漢、大連、瀋陽、南京、廣州、北京等城市各大音樂排行榜首座,散盡風華。

《選擇堅強》還被《上海電視》雜誌評為94年度大陸、港台流行音樂十佳專輯之首,並為著名的《當代歌壇》雜誌社評為94年度大陸最佳歌手(唯一四星半級)。羅琦更以一曲蕩氣迴腸的《回來》獲得上海東方電台舉辦的「群星耀東方「及陝西經濟台、《女友》雜誌聯合主辦的「雅荷之夜「十大金曲之一,此外她還獲得過七、八個季度金曲獎。她具有得天獨厚的嗓音條件,音域驚人的寬且富有金屬般的穿透力。

演藝道路編輯本段回目錄

(圖)羅琦
羅琦
1988年,羅琦離家獨自闖蕩江湖。她擁有得天獨厚的嗓音條件,音域驚人的寬且富有金屬般的穿透力。

1992年,羅琦被封為「中國搖滾第一女生」由她擔任主唱的「指南針」樂隊在北京搖滾圈迅速崛起, 《請走人行道》 ,《我沒有遠方》等名曲傳唱一時她用她逼人的青春和天才的嗓音在音樂的世界裡隨心所欲。

1994年,羅琦發行了樂隊第一張專輯《選擇堅強》專輯中主打歌曲《回來》.《我沒有遠方》、《隨心所欲》盡佔上海、武漢、大連、瀋陽、南京、廣州、北京等城市各大音樂排行榜首座,散盡風華。《選擇堅強》還被《上海電視》雜誌評為94年度大陸、港台流行音樂十佳專輯之首,並為著名的《當代歌壇》雜誌社評為94年度大陸最佳歌手(唯一的四星半級)。她更以一曲蕩氣迴腸的《回來》獲得上海東方電台舉辦的「群星耀東方」及陝西經濟台、《女友》雜誌聯合主辦的「雅荷之夜」十大金曲之一,此外她還獲得過七,八個季度金曲獎。讓搖滾旋風席捲了中國大地。

羅琦20歲擁有了個人第一張製作者皆為大陸風雲人物的個人專輯《快樂機器》並且為CHANNELV做了一年多的嘉賓主持戴墨鏡的堅強女孩形象很受歡迎

1998年,羅琦帶著滿身創傷黯然遠赴他邦從眾人的目光中消失,這一消失就是六年。2004年她在沉寂了六年後又攜帶著她對音樂的無比熱愛再次回到中國回到屬於她的舞台回到屬於她的搖滾天堂。

1996年3月出版第二張專輯《快樂機器》,參與製作的皆為當今大陸流行樂壇風雲人物,王迪、三寶、撈仔......

1997年3月出版合輯《把你唱醉》 。同年因南京吸毒事件被媒體廣泛報道,成為娛樂圈第一例被公開曝光的吸毒者。1998年4月出版合輯《新天》。

活動年表編輯本段回目錄

(圖)羅琦
羅琦
1991年「指南針」樂隊成立羅琦擔任主唱

1993年「指南針」推出首張專輯《選擇堅強》其中包括羅琦最具有代表性作品:《選擇堅強》、《我沒有遠方》、 《回來》

1994年羅琦離開「指南針」樂隊謀求個人發展。

1996年推出首張個人專輯《快樂機器》。

1998年1月17日星碟公司為她錄製完成了《新天》 、《讓我自己來》、《昨夜有夢》3首新歌,名為《新天》的合輯。

1998年羅琦赴德國

1999年推出專輯第二張專輯《新天》。

2004年3周正式簽約北京金克木文化。

2004年4月羅琦正式宣佈簽約新公司北京金克木文化。

2004年5月26日,羅琦將亮相奧體東門的「時光隧道」演繹廣場。

2004年6月12日,長沙紅太陽演出中心精彩獻唱。

2004年8月六日,在時隔多年後再度與當年合作的「指南針」樂隊聚首,以當年「指南針」的陣容參加賀蘭山「中國搖滾的光輝道路」搖滾節。

2004年10月23日赴深圳參加根據地搖滾音樂節。

2004年11月18日,和麥子傑、張秋秋等參加廣東普寧晚會。

2006年10月7日,參加北京雕塑公園舉行的「2006年北京首屆搖滾啤酒節」。

2006年12月4日星光現場聖誕音樂派對,羅琦領銜演出。

2007年5月4日,參加北京海澱公園舉行的迷笛音樂節。

作品介紹編輯本段回目錄

專輯

《選擇堅強》

《快樂機器》

《新天》

代表作

《我沒有遠方》

《回來》

《讓我自己來》

個人榮譽編輯本段回目錄

1994年獲中國原創歌曲十大金曲獎、同年獲廣樂嶺南新歌十大金曲獎

1996年獲上海東方風雲榜十大金曲獎《回來》

2004年獲江蘇音樂台十年盛典,十大金曲獎《回來》

風雲人物編輯本段回目錄

(圖)羅琦
羅琦
作為上世紀90年代流行樂壇重量級的風雲人物,當年被譽為「中國第一搖滾女聲」的羅琦起伏跌宕的人生經歷始終是傳媒關注的焦點:17歲年少成名,18歲被刺瞎左眼,22歲因毒癮發作被送進戒毒所強制戒毒,成為國內娛樂圈第一例被公開曝光的吸毒者

遠赴德國的羅琦淡出了人們的視線,而在異國他鄉,羅琦不僅閃電般成婚,還在德國丈夫的幫助下成功戒掉了毒癮。近日,她又在丈夫的陪同下重返國內樂壇,繼續自己的音樂之旅

六年之後的回歸

2004年3月的一天,正在德國家中的羅琦接到了北京廣播電台音樂台的一位工作人員打來的電話,邀請她以嘉賓身份參加即將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中國歌曲排行榜第11屆頒獎典禮。接到這個邀請電話,羅琦一時間覺得恍如隔世,畢竟,離開國內已經整整6年了,她無法不擔心在新人輩出的流行樂壇還會有人認識自己嗎,但這一邀請又與自己要回國繼續音樂之旅的想法不謀而合,羅琦的德國丈夫,在一家電影公司工作的楊(Young)也贊成她接受這一邀請,並願意和她一同前往中國,就像他幾年前不遺餘力地幫助妻子成功戒掉毒癮一樣,這一次,他同樣要幫助妻子重新開創她無法割捨的歌唱事業。

3月26日,頒獎典禮在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面對出席這次華語歌壇盛會的眾多活躍在一線的當紅歌手,羅琦不免有些緊張甚至焦慮。但當舞台上《回來》的前奏響起,觀眾們久違的金屬噪音再次衝口而出的時候,羅琦所有的緊張一瞬間蕩然無存,特別是唱到穿雲裂帛的高音處時,觀眾席上再次發出了雷鳴般的掌聲,這一刻,讓羅琦隱約回到了多年以前的北京,當她第一次在台上激情飛揚地演唱《我是一隻小小鳥》時,觀眾毫不吝惜地給予她的那些掌聲。這一刻,也讓一直陪伴在她身邊的丈夫感慨萬千,與羅琦從相識到相伴的日日夜夜再次湧現在他的心頭,此時的羅琦讓他深信,羅琦真的回來了,不僅回到了她的祖國,也回到了她的音樂之中。

搖滾傳奇編輯本段回目錄

(圖)羅琦
羅琦
在熟識羅琦之前,她的故事在楊的心目中和很多人一樣更像是一個傳奇。1975年出生於江西南昌的羅琦13歲就出道唱歌,16歲隻身闖蕩北京,成為指南針樂隊的主唱,很快,指南針樂隊在北京的搖滾圈內聲名鵲起,《請走人行道》《隨心所欲》等歌曲傳唱一時。憑借自己天才的嗓音,羅琦被人稱為中國搖滾音樂第一女聲。然而,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卻讓美好的這一切轉瞬即逝。1993年,羅琦在一個女伴的生日聚會上與人發生衝突,對方用半截啤酒瓶刺穿了她的左眼。

失掉一隻眼睛的羅琦並沒有沉淪,當年,指南針樂隊就出了他們的第一張專輯《選擇堅強》,這張專輯在市場上也贏得了很好的銷量。1995年前後,羅琦還為ChannelV的一檔中文節目作過一段時間的嘉賓主持,那時,很多人都被這個選擇堅強的女孩深深地打動了,羅琦眼罩紗布、戴著墨鏡的形象也深深地留存在很多歌迷的腦海中。然而,人們並不知道,這時候的羅琦也選擇了另外一種生活,她開始吸食毒品。

和很多吸食毒品的癮君子一樣,羅琦面對毒品也有過無力的抗爭,但還是在這條歧路上越走越遠,到了後來,她有時甚至會因此而耽誤演出。「圈裡的朋友都說那個能給人靈感,事實上這是一種誤導,它只是刺激人的感官神經……終於有一天我意識到,如果不擺脫它就會被它毀掉,因為我親眼看見有朋友在我面前死去,有朋友發了瘋……」事隔多年以後,羅琦這樣看待毒品的危害,然而那時的她已經沒有力量抵抗毒品的誘惑。

1997年7月,羅琦在南京機場轉機時突然毒癮發作,她不顧一切地攔了一輛出租車,要求司機帶她去買海洛因,結果被司機直接拉到了派出所,之後又被送到南京的一家戒毒所實施強制戒毒。這樣羅琦成為國內娛樂圈中第一位被公開曝光的吸毒者。

儘管當時有很多朋友和歌迷以各種形式給了她極大的安慰和鼓勵。有一位歌迷甚至千里迢迢到戒毒所去看望她。但結束在那裡的治療之後,羅琦還是在朋友的幫助下,以最快的速度辦好簽證,來到德國

閃電般的婚戀編輯本段回目錄

到了德國之後,羅琦開始尋求新的戒毒方式。她得到了一位德國戒毒醫生的電話,然後在德國朋友陪同下前往,在這位醫生的辦公室,羅琦用還有些磕磕絆絆的英語向醫生陳述了自己的大致經歷。大大出乎意料的是,這位醫生僅僅問了羅琦:「你真的想戒掉嗎?」在得到羅琦的肯定答覆之後,醫生就十分爽快地對她說:「好,那我幫助你。」更讓羅琦吃驚的是,這位醫生在得知羅琦並沒有上醫療保險時,竟然答應要為羅琦免費治療。

事後羅琦才知道,這不僅僅因為在這位醫生的心目中她是一個極需要幫助的女孩,更重要的是,這位醫生覺得羅琦的戒毒決心是真正發自內心的,而這正是戒毒能取得成功的根本。

羅琦又一次開始了她的戒毒生活,剛開始的那個階段無疑是最為艱難的。而羅琦無疑又是幸運的,就在她面臨人生又一個緊要關頭的時候,年輕帥氣的德國人楊出現在她的生活裡,他們是在一次朋友聚會上偶然相識的,那是在1999年夏天的一個傍晚,他們一見如故。羅琦向他講了自己的過去——那些曾經擁有的輝煌與黑暗。楊被深深地感動了,他不明白眼前這樣一個看似有些嬌弱的東方女子在如此年輕的生命裡何以承載了如此豐富的內容,特別是羅琦的真誠讓他頓生好感。而羅琦沒想到在異國,她找到了那個可以與自己攜手共度生命中所有苦難的那個男人。

艱難的成功編輯本段回目錄

(圖)羅琦
羅琦
閃電式的婚戀無疑是羅琦此行德國最為始料不及的一個重大收穫。從那時起,楊就成了羅琦戒毒的家庭醫生。羅琦當時正在服用一種叫作「美沙酮」的藥物來治療,每天清晨,楊都會把配好的藥物遞到羅琦的手中,然後看著她把藥喝下去。這個藥物,也是像某種毒品一樣,需要慢慢地減量,過了大約半年左右的時間,羅琦覺得自己身體已經沒有什麼問題,可以停止這種「以毒攻毒」的治療方式了,就私自停了下來。然而,一個白天還沒有過去,她又產生了極其強烈的復吸願望。毒癮發作的痛苦此時就像幾千萬隻螞蟻在骨頭裡噬咬著她,生不如死的感覺讓她瞬間想到放棄治療,再回到從前的那段日子。然而,羅琦又想到,這樣做,對得起義務救治自己的醫生嗎,特別是楊,他是那麼地信賴自己,自己也同樣深愛著他,甚至彼此將一生都交付給了對方,這樣做不僅是為自己自掘墳墓,同時也是在葬送自己最為起碼的做人良知。羅琦急忙給楊打去電話述說了原委,接到電話的楊火速趕回家中,帶著羅琦去看醫生,在輕軌動物園車站,羅琦知道那就是一個賣毒品的地方,按捺不住的她就用眼睛尋找那些賣毒品的人,楊見狀,一邊緊緊地攥住她的手,一邊輕柔地對她說:「看著我好嗎?」羅琦心裡踏實了很多。事後羅琦回憶說「這個時候如果只有我一個人,我一定又回老路了。好在有楊在我的身旁,他讓我渡過了難關。」

到了醫院,醫生認為是羅琦戒毒心切,藥停得太急了,囑咐羅琦還要繼續服藥。有了這次懸崖般的經歷,楊對羅琦的照料更加細心了。他開始在網上尋找一些治療方法,特別是有關中國人怎樣戒鴉片的信息。又過了半年左右時間,雖然醫生告訴羅琦,她生理上已經沒有任何毒癮了,可是羅琦的心理依然有一個難以逾越的障礙,那就是每天早上起來都要習慣性地喝一杯美沙酮兌的水,楊就偷偷地每天減少美沙酮的劑量,直至最後每天到入杯中的全部是水,根本不含美沙酮,讓並不知情的羅琦喝下去,一周後,楊對羅琦說:「你知道嗎,你已經喝了一周的白水了,沒有任何問題,現在你不僅沒有毒癮,還完全可以戒掉鎂沙酮了。」

聞聽此言,羅琦瞬間的感受不亞於又聽到了昔日舞台下雷鳴般的掌聲驟然響起,自己做到了,自己在人生的又一場戰鬥中成功了。同樣欣喜不已的楊急忙帶著羅琦去見醫生,他們要在第一時間把這一喜訊告訴給他們最為感激的人。

到了醫生的辦公室,羅琦對醫生說:「我成功了,今天我們來就是想當面跟你說一聲謝謝。」之後便是一段長達5分鐘的沉默,三個人都沒有說話,都含著一種特別感動的眼神望著對方,一年多來三個人付出的所有心血在此刻終於得到了最為圓滿的回報。

那一天,回到家中,羅琦美美地做了一個夢,在夢裡,羅琦的一位朋友把毒品放在桌上,對她說來一點,羅琦毅然說不,毫不猶豫地走開了。醒來之後羅琦非常地高興,這個夢讓她自己心裡突然有了更多的力量。

新的開始編輯本段回目錄

(圖)羅琦
羅琦
經過這一艱辛的歷程,羅琦回到了生活的常態,年少時就已經習慣四海為家的她在柏林終於找到了一個心靈可以棲息的家園。她還做了一次成功的手術,移植了一隻義眼,讓她摘掉了墨鏡。她開始學做飯,不停地給媽媽打電話,問她一些菜式怎麼做,一點點地學習,直到後來,不僅楊喜歡,她身邊所有的人都喜歡上了她做的中國菜。

如果說毒癮還可以通過藥物和意志成功戒除,可音樂卻讓羅琦一直無法割捨。一有閒暇時間,羅琦就想著能有機會登台演唱,一到這個時候,楊就成了她的經紀人,幫她聯繫製作人,跑唱片公司,加上當地媒體已經有了對羅琦的報道,使得羅琦在德國也擁有了自己的觀眾。最終,羅琦找到固定的製作人和樂手,開始和他們一起製作一些搖滾和舞曲音樂。唱英文歌對羅琦來說無疑是特別大的挑戰,她錄製第一首英文歌時是嘴裡含著一支筆來練習發音的,然而,酷愛音樂的羅琦依然樂此不疲。這讓沉寂多年的羅琦終於又找回了久違的創作狀態,在她的個人網頁上,也有很多國內的歌迷給她留言,這些都讓她彷彿又回到了從前,讓她更加懷念當初在國內的音樂時光。

來自中國歌曲排行榜頒獎典禮的邀請給了羅琦一個回來的契機。結束在人民大會堂的演出後,她開始了在全國各地的巡迴演出,當她巡演到南京時,在楊陪同下來到了那個讓她終生難忘的南京市戒毒所,而戒毒所的公安幹警早就佈置好了一個會場等待她的到來。在歡迎會上,除了一部分歌迷外,戒毒所還專門安排了50多名正在該所戒毒的男女學員來參加歡迎會,而幾位女學員更特意準備了兩個小節目來歡迎羅琦,羅琦也動情地為每個表演的女學員都獻上了鮮花,並和她們一起演唱了在戒毒所中學會的勵志歌曲《榕樹下》

戒毒日前夕,回到北京的羅琦接受了記者的採訪。今天的羅琦看上去從容了許多,毒品、傷掉的眼睛,這些黑色符號再次被提及的時候,她也能以一種平緩的語調慢慢道來,的確,面對生命中的巨大災難,忘卻或是銘記本身就由不得當事人選擇,它已經像血液一樣流淌在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過去已經永遠成為記憶,今天羅琦擁有的不僅是新的夢想,還有重新做夢後一個新的抵達。

相關詞條編輯本段回目錄

參考資料 編輯本段回目錄

附件清單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請 編輯詞條

上一篇羅中旭 下一篇洛城三兄弟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諮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0

收藏到:  

詞條信息

sysadmin
sysadmin
超級管理員
詞條創建者 發短消息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