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百科 HK Wiki >>所屬分類 >> 建築   

定陵

標籤: 定陵

頂[0] 發表評論(0) 編輯詞條

定陵

定陵咸豐皇帝的陵寢,位於清東陵界內最西端的平安峪。定陵始建於咸豐九年(1859年)四月十三日,完工於同治五年(1866年)十二月,前後計有7年半的時間,淨耗白銀三百一十三萬四千五百四十七兩之多。
定陵陵址是由江西巡撫吏部尚書等人相度的,咸豐也曾親臨閱視,認為平安峪「左龍蜿蜒,右虎訓俯,貼身蟬翼、牛角兩砂隱約纏護;蝦須、金魚二水界劃分明,靈光凝聚,穴法甚真……洵屬上上吉地。」
雖然定陵始建於咸豐九年,但大規模營建還是在咸豐帝崩逝之後,興工不久,在定陵的規制上曾引發了一場爭論,工部侍郎宋晉認為慕陵裁撤了大碑樓石像生二柱門方城明樓,將隆恩殿、東西配殿規模縮小,樸實無華,節省了民力。而且,文宗帝后停棺待葬,山陵工程宜抓緊進行,應倣傚慕陵規制營建。宋晉的建議遭到了禮親王世鐸等人的有力駁斥,最後,兩宮皇太后採納了世鐸的建議,以祖陵的傳統規制為主,同進,又效仿慕陵裁撤職了大碑樓、二柱門,地宮內不再雕有經文佛像等。定陵的規製麵為後世崇陵效仿的藍本,具有承前啟後的作用。
定陵的用料分為兩類,一類為籌辦的物料,有咸豐帝生前陸續採買的,也有咸豐帝死後,從各地調運的;一類則為原寶華峪陵寢的舊料。寶華峪陵寢原為道光帝陵寢,因地宮出水被廢棄。使用那裡的舊料,主要是為了節省開支,同時也有縮短工期的因素在內。據檔案記載,所用的舊料,大部分為石料,如石門、石像生、石望柱等大件白石計65件,各種舊磚605464塊,舊隔扇62扇,坎窗24扇,節省白銀20多萬兩。定陵地宮內層層升高,建築佈局緊湊、高低錯落有致,具有明顯的層次感。定陵地宮內葬咸豐皇帝和他的孝德顯皇后

目錄

主要墓主編輯本段回目錄

(一)明神宗顯皇帝朱翊鈞
明穆宗朱載垕的第三子。嘉靖四十二年(公元1563年)八月十七日生,隆慶二年(公元1568年)三月十一日立為

朱翊鈞
朱翊鈞

皇太子,隆慶六年六月十日即位,次年改元萬曆。萬曆四十八年(公元1620年)七月二十一日駕崩,享年58歲。九月上尊謚為「范天合道哲肅敦簡光文章武安仁止孝顯皇帝」,十月三日葬定陵,廟號「神宗」。明神宗是明朝享國最久的帝王,也是典型的荒淫怠惰的君主
(二)孝端顯皇后王氏

孝端顯皇后王氏
孝端顯皇后王氏

神宗元配,浙江余姚人,永年伯王偉之女,生於京師萬曆六年(公元1578年)二月冊立為皇后。王氏性格寬厚溫和,對神宗生母孝定皇太后侍奉特別用心;對光宗朱常洛也很愛護,調護備至。而對萬曆帝的寵妃鄭氏的爭寵,她也從不計較。所以,《明史·后妃傳》中稱其「性端謹」,「正位中宮者四十二年,以慈孝稱」。孝端皇后萬曆四十八年四月病故,謚孝端。萬曆四十八年八月光宗朱常洛繼位,上尊謚為「孝端貞恪莊惠仁明媲天毓聖顯皇后」。十月三日葬於定陵。
(三)孝靖皇后王氏

孝靖皇后王氏
孝靖皇后王氏

光宗生母。宣府都司左衛人,原任錦衣衛百戶贈明威將軍指揮僉事王朝寀之女。生於嘉靖四十四年(公元1565年)正月二十七日,萬曆六年(公元1578年)二月初二選入皇宮,初為慈寧宮宮人,侍奉孝定皇太后。後被神宗私幸有孕,於萬曆十年六月冊封為恭妃,同年八月生光宗朱常洛。萬曆三十四年四月進封為皇貴妃,萬曆三十九年九月病故,上謚「溫肅端靖純懿皇貴妃」。其墳園建於天壽山陵區東井左側。光宗朱常洛萬曆四十八年八月初一即皇位,下詔追諡生母為皇太后,但其禮未行,他自己先於同年九月初一駕崩。熹宗朱由校即位,才為孝靖王氏上尊謚為「孝靖溫懿敬讓貞慈參天胤聖皇太后」,遷葬定陵,並補充了一些隨葬品

陵宮建築編輯本段回目錄

陵宮的總體佈局亦呈前方後圓之形。其外圍是一道將寶城、寶城前方院一包在內的「外羅城」。城內面積約18萬平方米。清梁份《帝陵圖說》對這道外城成作過這樣的描述:「鋪地牆基,其石皆文石,滑澤如新,微塵不能染。左右長垣琢為山水、花卉、龍鳳、麒麟海馬龜蛇之壯(狀),莫不宛然逼肖,真巧奪天工也。」又謂:「覆牆黃同瓦瓦,刻磚為斗拱,簷牙玲瓏嵌空,光瑩如玉石。甲申之變,寸寸毀之,而不能盡毀也。」外羅城僅前部正當中軸線位置設宮門一座,即陵寢第一道門。其制,黃瓦、朱扉、設券門三道。

定陵
定陵

外羅城內,偏後部位為寶城。寶城之前,在外羅城內設有三進方形的院落。第一進院落,前設單簷歇山頂式陵門一座,制如外羅城門,為陵寢第二道門,又稱重門。其左右各設有隨牆式掖門一道。院落之內無建築設施,院落之前(外羅城之內)左側建有神廚三間,右側建有神庫三間。第二進院落,前牆之間設祾恩門。其製麵闊五間(通闊26.47米),進深二間(通深11.46米),下承一層須彌座式台基。台基之上龍鳳望柱頭式的石欄杆及大小螭首設置
定陵
定陵
齊備。前後還各設有三出踏跺式台階。第三進院落,前牆間建有陵園最主要的殿字——祾恩殿。其形制為重簷頂,面闊七間(通闊50.6米),進深五間(通深28.1米),下承須彌座式台基一層,圍欄雕飾同祾恩門。台基前部出有月台。月台前設三出踏跺式台階,左右各設一出。殿有後門,故台基的後面亦設踏跺式台階一出。其中,後面一出踏跺及月台前中間一出踏跺設有御路石雕。刻龍鳳戲珠(左升龍右降鳳)及海水江牙圖案。祾恩殿左右各設隨牆式掖門一座。院內沿中軸線設有兩柱牌樓門(欞星門)一座、
定陵
定陵
幾筵
一套。牌樓門的兩柱作出頭式,白石雕成、截面為方形,頂部雕坐龍,前後戧以石抱鼓。石几筵,由石供案和石供器組成。石供案作須彌座式,石供器由香爐(一座)、燭台(二座)、花瓶(二座)組成。形制如長、永等陵由於寶城的隧道門設於寶城牆的右前方(詳見《地下宮殿的考古發掘》),帝后棺槨在享殿(祾恩殿)內舉行「安神禮」後,必須途經外羅城內能進入寶城的隧道門入葬玄宮,同時考慮到建築設計的對稱性,在第三進院落左右兩牆又對稱地設有隨牆式掖門各一座。
此外,定陵外羅城之前,左側還建有宰性亭祠祭署、右側建有神宮監神馬房等附屬建築。定陵衛的營房則建於昌平城內。其中,定陵祠祭署的建築佈局是,中為公座(辦公用的正廳),後為官舍,前為門。神宮監有重門廳室,房屋多至300餘間。

發掘的第一座皇陵編輯本段回目錄

專家們的爭論
1935年夏,在清華園古月堂,即將赴河南安陽殷墟參加田野考古實習的歷史系學生夏鼐,和他的同窗好友

定陵
定陵地下宮殿
,暢述著自己日後的志願。夏鼐問打算留校任教的吳晗:「如果由你來選擇,你最想開挖的是哪一處古跡?」以研究明史嶄露頭角從而成為胡適愛徒的吳晗,不假思索地說:「當然挖明十三陵。」兩人相視而笑,握手言別。
他們誰也沒想到,二十年後,這次看似無足輕重的閒聊,竟成為現實,並由此引發了一場爭論。1955年10月4日,國務院秘書長習仲勳的辦公桌上出現了一份剛剛送來的《關於發掘明長陵的請示報告》,下面署名的是六位赫赫有名的人物:郭沫若沈雁冰吳晗鄧拓範文瀾和時任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的張蘇習仲勳覺得事關重大,立即批轉給主管文化的陳毅副總理並呈報周恩來閱示。
消息傳開,文化部文物局鄭振鐸中科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長夏鼐聞之大驚。當他們得知這份報告的發起人是北京市副市長吳晗時,便急忙前來勸阻,希望能收回報告。鄭振鐸和夏鼐也承認明長陵中的隨葬器物能有助於研究工作的展開,但他們認為,目前的考古技術水平還難以承擔這樣大規模的發掘工作,出土文物在保存和復原方面也還未過關。他們勸吳晗多考慮全國考古工作的輕重緩急,而不能只從明史專家的角度來安排發掘工作。爭論持續了一個下午,但毫無結果。鄭振鐸和夏鼐走後,吳晗生恐有變,立即又找了郭沫若和鄧拓,請他們通過不同方式在中央領導人面前多作宣傳和鼓動。與此同時,鄭振鐸和吳晗也間接地向中央提出了自己對發掘明長陵的不同觀點。爭論雙方都把希望寄托在周總理身上。五天之後,有消息傳來,周恩來總理已作出裁決並在報告上簽字。他批示是四個字:「同意發掘。」
從「發掘」到「試掘」
考古工作者在拆卸金剛牆上的磚
考古工作者在拆卸金剛牆上的磚
身為考古研究所副所長並主管業務的夏鼐,承擔起發掘的指導工作。他催促工作隊長趙其昌——也是他的學生去明陵調查。趙其昌等人在長陵的寶城、寶頂上上下下勘察三天,找不到半點可供考慮的線索,倒是受到了啟示:這個陵墓規模太大了,能否找一個較小的陵墓先行試掘,積累了經驗再動長陵?三天之後的夜晚,吳晗家的書房燈燭明亮,趙其昌向吳晗、夏鼐作了詳細的匯報。他說:「沒有線索,僅靠臆測,會使我們走向失敗。長陵太大了,能不能找個小的,試掘一下?」吳晗問:「試掘與發掘有什麼不同?」夏鼐解釋說:「其實方法程序上完全一樣,完工後整理材料沒有什麼不同,照樣印出報告,只是沒有很大把握時叫法謙虛一些而已。國外也有這樣的先例。」
在試掘問題上,吳晗與夏鼐意見完全一致。吳晗提議可以把目標放在定陵,因為定陵的主人萬曆是明朝統治時間最長的皇帝,在位48年,史料可能豐富些;另外,定陵營建年代較晚,地面建築保存得比較完整,將來修復起來也較容易。
考古工作者首次來到地宮門前
考古工作者首次來到地宮門前
這一天,趙其昌帶領工作隊員來到十三陵,在寶城外側,鏟開一堆雜草和塵土,仔細辨析外羅城城牆的殘跡——在十三陵全部陵宮建築中,惟有嘉靖皇帝的永陵和萬曆定陵有外羅城。城牆有七米多高,就在離地面三米多的上方,幾塊城磚塌陷下去,露出一個直徑半米的圓洞。趙其昌突然想起前幾天一個老鄉說過:長陵西面不知哪座陵墓,塌了個牆洞,能夠藏進人……他心中一亮,打電話報告夏鼐。夏鼐立即驅車趕到現場,還帶來了幾位年輕的考古工作者。
在洞口,發掘隊員搭成人梯,夏鼐攀上,借手電筒的光,認真察看,不時地用探鏟敲打洞中的磚石……一刻鐘後,回到地面。他認為裡面可能是一個券門的上緣。大家興奮地議論推測:這會不會正是入葬的通道?在向吳晗匯報時,夏鼐說這像是通往地下玄宮的入口,吳晗立即拍板:上報試掘,開始行動。
周總理力挽狂瀾
定陵的開掘自1956年5月破土動工,到1958年7月底,清理工作基本結束,歷時兩年零兩個月,以總計用工兩萬餘、耗資四十餘萬元的代價,終於使這座深藏368年的地下玄宮重見天日。1958年9月6日,新華通訊社向世界播發了新中國考古學家發掘的第一座皇陵的消息,這引起了世界考古界的震動。萬曆帝后的殉葬品被搬出地下宮殿,搬到了故宮神武門城樓,向群眾展出。展覽之後,定陵博物館籌建人員加快了修補、保護、複製殉葬器物的節奏。首先要修補、複製的自然是萬曆帝后的三具屍骨。正在中國幫助工作的蘇聯著名雕塑家格拉西莫夫聽到此事,主動找上門來,請求把屍骨帶回蘇聯,做修補和模型複製。在這之前,格氏已為北京博物館修補和製作了古人類頭骨的模型。有關方面怕在這個問題上出現紕漏,婉言謝絕了他的請求。隨後,三具頭骨被送往中科院古人類古脊椎動物研究所去進行修補。
萬曆皇帝的金絲皇冠
萬曆皇帝的金絲皇冠

與此同時,陵園內忙於對出土的織錦匹料進行技術處理和保護。有人建議,絲織匹料可以像古畫一樣進行托裱,背後襯用韌性大的紙張,以便卷舒;有人建議,糨糊內加入防腐劑,以便長久保存。但托裱工作並無專業人員現場指揮或指導。裝裱完畢,著名文學家後來又成為專門研究古代服飾的沈從文先生來了。他想看看匹料,做一點研究,便將裱品展開,用放大鏡一件件仔細觀察,隨後迷惑不解地問:「怎麼有的裝裱成品顯露的是織品反面?」「研究織品的結構不是要看反面嗎?」一位工作人員急中生智說。一句話激怒了沈從文,但他還是面帶微笑地說:「研究織品結構,要看反面,更要看正面。如果為顯示反面結構,留下一厘米、兩厘米,最多五厘米也足夠了。整匹反面,我看是裝裱的錯誤。」他的直言不諱,使站在旁邊的負責人十分尷尬。沈從文不願再看下去了,走出接待室,對同來的助手說:「囊括了中華紡織技藝精華的明代織錦遺產,如此輕率地對待,還做這樣不負責任的解釋,不是出於無知,就是有意欺騙!」有些袍服的處理,也不盡如人意。比如用塑料加入軟化劑塗在半腐的衣服上,時間稍久,衣服顏色變深,軟化劑蒸發,質料變硬,硬作一塊,遂無法展開。未經反覆實驗,匆匆上手,效果往往不佳,這類工作到後來只能停止了。
 定陵絲織品損壞的消息傳出後,鄭振鐸、夏鼐等大吃一驚。正焦慮不安、痛心疾首之際,外地又傳來消息,說有的省份正在組織人力,躍躍欲試,要向帝王陵墓進軍。還有些省份也不甘落後,紛紛效仿。漢陵、唐陵、清陵,都響起了開掘號子……面對這一緊急情況,負責全國文物保護、考古發掘的鄭振鐸、夏鼐心急如焚,立即上書國務院,請求對這種極不正常的發掘之風予以制止。這份報告很快得到周恩來批准,立即通令全國。總理力挽狂瀾,這才使行將遭滅頂之災的中國文化遺產免於劫難。
1959年9月,定陵博物館正式宣告成立。1965年9月,周恩來總理陪同巴基斯坦總統阿尤布汗來定陵參觀,隨行還有吳晗等人。從地宮出來,阿尤布汗總統伸出拇指說:「這地下宮殿,有如此輝煌的建築和氣勢,太偉大了!」總理臉上流露出興奮之情:「這裡有十三座帝王陵墓,每一座都是這個樣子。」吳晗及時地接過總理的話:「長陵比這定陵規模還要大,要是發掘,一定更為壯觀,研究價值也大於定陵。」自定陵「試掘」後,吳晗還一直想著開挖長陵,此刻見機會難得,便轉而問總理道,「我們是否再發掘長陵?」
「需要多少錢?」「大約要四十萬。」吳晗有些激動。總理沒有說話,向停放在不遠處的轎車走去。吳晗著急地追問:「總理,您看這長陵發掘的事?」他沒想到,這一次,周恩來在沉思片刻後說道:「我對死人不感興趣。」也正因為這句話,明成祖朱棣才在他的陵寢裡安睡至今。
30年後的發掘報告
文革」開始,定陵難免浩劫。當時造反派試圖摧毀明樓,卻因明樓用料堅固異常,未能得逞。他們在豎匾的「定陵」二字上刷上油漆後,又闖入了地宮,最後砸碎棺槨,竟將萬曆帝后的三具古屍全都焚燬了。這天是1966年8月24日,這成了中國考古史上最悲愴的日子。
林彪事件」後,夏鼐重新返回工作崗位,主持中國考古研究所的工作。1972年8月,越南考古學代表團訪華,席間客人問夏鼐:「胡志明主席曾參觀過明定陵,您是發掘定陵的指導人,不知現在發掘報告是否已出版?」夏鼐面帶紅暈,歉疚地說因為搞「文革」,尚無暇顧及。其後,他不斷收到國內外考古專家和考古愛好者有關定陵發掘報告的催問。1977年10月,夏鼐率團訪問伊朗,伊朗同行又問及定陵發掘報告之事:「像這樣偉大的發掘,20年不出學術報告,是否是你們的習慣?」從伊朗回國的第二天,夏鼐來到趙其昌家,師生共商「雪恥」之事:他日定要把定陵的報告寫出一流水平!
夏鼐
夏鼐

1979年4月,中國考古學規劃會議在西安召開。夏鼐以考古學會理事長及考古研究所所長的身份,宣佈定陵發掘報告的編撰工程已列為國家「六五」社科重點項目。會後,已任首都博物館館長的趙其昌和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員王巖,立即趕赴定陵博物館,開始了這一艱辛而浩繁的工程。他們找到了文物倉庫保管員李亞娟。李亞娟在「文革」狂潮中,始終頭腦清醒,不惜代價恪盡職守,她負責保管的發掘原始資料歷20年滄桑完好無損,數千幅照片底版,經她不斷的晾曬,沒有發黃變質。趙其昌等人日夜兼程整理編寫,從十三陵概況、定陵的規模形制,一直到各類出土珍品的形態及來源背景,一邊守著資料實物測量、繪圖,一邊查閱文獻、請專家鑒定、化驗分析,同時組織各路行家複製各類器物。
蘇州制繡研究所所長顧文霞女士,為複製緙絲袞服組成專門班子,挑選技藝能手,三上定陵,用三年時間終於完成袞服複製品。地宮中的長明燈燈油,在地下儲存三百多年,這樣的實物國內僅見。糧食部穀物油脂化學研究所樊鐵應邀擔任化驗分析,當時他正準備出國講學,連夜分析化驗,寫出報告,次日清晨就登程遠行。帝后的牙齒需要鑒定,但是屍骨早已毀於「文革」。趙其昌想到北京市口腔醫院的周大成教授,地宮初開時他曾到過現場,能否從他那兒找到點資料?喜出望外,20年前的資料周教授都保存著,這項專題報告來得最為順利。首飾木質品等項的鑒定,在北京花絲鑲嵌廠柳淑蘭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木材工業研究所劉鵬的熱情協助下,也都順利完成。
1985年6月15日下午,定陵發掘報告送到夏鼐辦公室,就在這一天的上午,夏鼐發病入院。趙其昌將報告轉送至他的病房。他蒼白的臉上露出了微笑:「看到它,我就放心了。走後對老同學也好有個交代。」三天後,夏鼐溘然而逝,床頭是定陵發掘報告的初稿,稿紙上留下了老人密密的字跡。

參考資料編輯本段回目錄

1.www.mingtombs.com.cn
2.www.mingtombs.com
3.《風雪定陵》楊仕、岳南著 浙江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

相關鏈接:清東陵   孝陵   十三陵

附件清單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請 編輯詞條

上一篇裕陵 下一篇獨樂寺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諮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0

收藏到:  

詞條信息

sysadmin
sysadmin
超級管理員
詞條創建者 發短消息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