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百科 HK Wiki >>所屬分類 >> 民族   

維京

標籤: 維京

頂[0] 發表評論(0) 編輯詞條

維京
 目錄·簡介
·歷史
·維京人的戰船
·生活習慣
·政治
·文化
·戰鬥
·貿易

 

簡介


        Viking,原意是「來自峽灣的人」。維京人今天通常泛指生活於公元800年——1066年之間所有的斯堪的納維亞人。他們從事廣泛的海外貿易和殖民擴張,海盜時代初期,維京人對英格蘭海岸及歐洲大陸的修道院、教堂和其他一些易於攻擊之地發起猛烈進攻,他們因此被描繪成殺人如麻的掠奪者,但實際上他們既是開拓者又是侵略者,既是偉大的探險家又是無惡不作的強盜,既是勤勞的商人又是冷酷的征服者,他們在進行開創的同時也在實施著毀滅。


歷史


       眾所周知,維京人所居住的北歐地區,終年被厚厚的冰雪覆蓋,冬天嚴寒難耐,生存環境極為殘酷。可供耕種和放牧的土地只有少數一些地區,資源非常缺乏。斯堪的納維亞本土的居民為了生存,無時無刻都要與大自然搏鬥,因此他們一方面易怒難訓,崇尚勇敢,具有狂暴野蠻的野性,另一方面,也使他們養成了勤勞儉樸、生命力強等優良傳統。由於缺乏資源,他們懂得怎樣最有效利用每一分有限的資源,決不輕易浪費,日後維京人的擴張無論在狂暴的大海中航行、還是向未知世界進發尋找新的居住地,他們即使在極為艱苦惡劣的環境中也能生活的很好,這應該歸功於他們這種文化和傳統。

       而由於北歐本土資源緊張,人口、土地等生存壓力很大,各個小國之間為了搶奪資源而征戰不休,當地人為了生存和發展,也渴望穿越大海進行探險,與外國進行貿易,尋找新的居住地,這就形成了他們天生的冒險天性和探索精神。

       公元5年,愷撒.奧古斯都派出的一支羅馬艦隊在日德蘭半島登陸,標誌著歐洲主要勢力和維京人的直系祖先——斯堪的納維亞各部族之間的第一次接觸。公元5世紀,羅馬帝國崩潰,整個西方世界為之震動。日耳曼部落蜂擁而至,在歐洲大陸往來以搜尋戰利品和肥沃的土地,引起大規模的移民浪潮,以至於歷史學家將公元400-600年這段時期稱為移民時代。在斯堪的納維亞,這段動盪的歷史時期同時也是積累財富的時代。斯堪的納維亞人駕駛著小船到處從事海上貿易,(這時這幫傢伙還是彬彬有禮的精明小商人,所以不算維京人,VIKING這個詞帶有「掠奪、殺戮」等強烈的貶義)慢慢豐厚的貿易利潤刺激了他們天生的野性和冒險天性,伴隨著斯堪的納維亞人的造船技術取得了突破性的發展,掠奪和征服逐漸取代了貿易。

       從公元800年到1100年,北歐海盜離開他們在斯堪的納維亞的家園,穿越他們已知的區域,前往未知的茫茫世界進發探險。(現代史學家考證得出另一種觀點,由於之前幾個世紀的貿易往來,後來的維京人是熟悉歐洲的海岸地理情況的,他們的進攻路線有明顯的目的地,並不是沒頭沒腦的殺到哪算哪)部分海盜向北航行,渡過波羅的海,在舊拉多加(Staraya Ladoga)和諾夫哥羅德(Novgorod)等城鎮建立貿易基地,並遠航俄羅斯,到達基輔和保加爾。有些船隊遠航至裡海,一些北歐商人將船隻停留在當地

       另外一部分海盜則向西南拓展,在歐洲的心臟地帶掀起軒然大波。他們大肆劫掠不列顛半島,並且奪取了諾曼第。北歐海盜作為殖民者,在向冰島移民的途中還向奧克尼群島、設得蘭群島、法羅群島等地移民。冰島人還相繼在格陵蘭島上建立了兩個移民區。而有一種說法則是,早在哥倫布發現新大陸前500年,北歐殖民者就已經到達過北美洲海岸,並在紐芬蘭島上短暫停留過。

       793年6月,維京海盜出現在英格蘭北海岸的林第斯法恩島(Lindisfarne Island)登陸,襲擊並掠奪該地的修道院,屠殺了大量教士,並驅使當地的教士和居民成為他們的奴隸。這場出人意料的襲擊對基督教歐洲來說猶如晴天霹靂,這一事件也宣告了海盜時代的來臨。

       在800年之前,這種襲擊的範圍往往只限於海岸地帶,一般只有一兩隻船的小隊人馬出動,一搶到了財物便迅速地撤走。但不久之後,一支支組織嚴密的船隊便在丹麥、挪威和瑞典相繼誕生,他們在野心勃勃的國王和軍事首領指揮下,開始了大規模的對外擴張和殖民——侵略別國,索取貢品和贖金,掠奪土地。

       810年前後,丹麥國王戈德弗雷德襲擊弗裡西亞海岸(在今天的荷蘭)和開始攻擊查理曼帝國的部分領土,造成了相當的破壞。由於受到初戰告捷的鼓舞,戈德弗雷德揚言要征服整個帝國,但他的計劃還沒來得及實施就死於一次暗殺了。查理大帝也趁此機會加強了防禦,把這幫海盜基本擋在德意志的心臟地帶外。(可是法蘭西就顧不上了)

       之後,維京海盜把目光轉到了不列顛群島和法蘭克,851年,丹麥人開始攻打英國,從865年-880年,丹麥人的戰旗走遍了大半個英格蘭,873年英格蘭的小國東鴦格魯國王埃蒙德被俘虜後亂箭射死。只有英格蘭西南的威塞克斯王國在阿爾弗雷德大帝德指揮下,以環狀鏈式佈置的要塞和防禦工事把入侵者擋在王國外,同時親自設計組建了一支兩側船舷極高(防止海盜登靠作戰)、吃水淺速度快(同樣應對維京人的長船)的新型快速艦隊與維京人在海上作戰。

       而阿爾弗雷德最偉大之處,是他所推行的外交策略,公元886年,為了表達與新鄰居和平共處,友好往來,他與丹麥軍事首領古特倫簽訂了和平協定,按照協議,丹麥人正式控制英格蘭北部和東部一帶,從泰晤士河口到愛爾蘭海一片面積為25000平方英里的富饒土地,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丹麥法施行地」。但是實際上英格蘭人並沒有怎麼吃虧,他們不但維持了西部和南部的和平,而且阿爾弗雷德大帝說服了古特倫接受基督教的洗禮,並且成為他的教父,古特倫起誓在教父有生之年都會對其永遠效忠。雖然丹麥人被允許保留對奧丁神和索爾神的崇拜,然而在當地人的融合過程中,不可避免地被基督教強大的文化力量所同化,之後他們就慢慢的變成了英格蘭的順民。同時在公元9世紀,在東面作戰的挪威人也控制了大半個愛爾蘭,並建立了都柏林(現在的愛爾蘭首都)和一系列城鎮。

       885年,丹麥人進軍塞納河並圍攻巴黎,雖然最後打不下巴黎撤退了,但是卻沿海岸線佔領了大量的殖民地並定居下來,最後迫使法王查理三世在911年和北歐海盜首領羅洛立約,封他為公爵,將塞納河口一帶地方劃歸他統治,起名羅洛,以後這裡有大批維京人前來定居,這幫北歐海盜慢慢再進佔蠶食,形成諾曼底公爵領。至11世紀時,諾曼底已完全法國化,成為法國的一個大封建領地。907年,瑞典人攻擊俄羅斯地區,然後從海路襲擊君士坦丁堡,橫掃拜占庭帝國海岸線所有要塞。迫使拜占庭帝國向他們進奉貢品,並簽下商業協定,給予羅斯人(其實就是已經在俄羅斯地區定居下來的瑞典人)貿易特權。

       之後定居下來的維京海盜逐漸開始被基督教世界慢慢同化,銳氣雖猶存,野性已褪去不少了,歐洲的海盜時代終歸沉寂。公元1000年左右,維京人的勢力已經不再具有如此大的威脅力和難以駕馭的野性了。基督教在斯堪的納維亞地區已經取代了傳統的古老的奧丁神崇拜,得到了廣泛的傳播,那些北歐海盜在習俗和禮儀方面變得越來越像一個「歐洲人」。而長達兩個世紀的移民活動和各國政治的基本統一,多少也緩解了北歐本土的生存壓力,渴望從事海外殖民冒險的年輕人也越來越少了。1016年丹麥海盜首領卡努特武力搶奪到英格蘭王位,並成功統治英格蘭近20年(1016-1035),維京海盜的軍事成就達到了巔峰,之後不可避免地開始走下波路了。

       1042年,卡努特帝國崩潰,英格蘭恢復獨立,「賢人會議」擁立先王埃塞爾列德之子「懺悔者」愛德華為王(1042—1066年)。愛德華死後無嗣,賢人會議把愛德華的內兄弟哈羅德.戈德溫森推上王位。正當哈羅德欣喜之際,希望再創維京先人榮耀的挪威國王——「無情者」哈拉爾德.哈拉爾迪開始入侵約克郡,諾曼底公爵威廉又在佩文塞登陸,雙雙加入王位爭奪戰。威廉是愛德華的表兄弟,在愛德華與其岳父戈德溫森伯爵發生爭執時站在愛德華一邊,愛德華則許諾以繼承英國王位相回報。但是,戈德溫森之子哈羅德伯爵在愛德華臨終前被指定為繼承人,威廉感到受騙,便揮戈而來。

       1066年10月,剛剛打退挪威人,英王哈羅德的軍隊還沒有來得及喘息,(其實這傢伙在與無情國王的戰鬥中一敗再敗,但在一次突襲中擊斃了哈拉爾德.哈拉爾迪,結果就趁機打退了失去首領的挪威人。)就在英國東南角的哈斯廷(Hastings)同以逸待勞的諾曼底軍隊展開決戰。結果,哈羅德國王和許多英格蘭貴族戰死,哈斯廷戰役為諾曼底公爵威廉征服英格蘭奠定了基礎,之後威廉也被正式命名為「征服者威廉」。

       1066年,是挪威國王——「無情者」哈拉爾德.哈拉爾迪戰死的年份,作為最後一個帶有永不知足,也永無止境的探索精神,一生四處征戰的真正的北歐海盜領袖,他的死標誌著北歐海盜在歐洲瘋狂侵略擴張年代的終結。北歐海盜英雄的榮耀從此一去不返,卻永不磨滅! (雖然「征服者」威廉也是維京後代,但這時諾曼第已經法國化了,他算是諾曼人)


維京人的戰船


       早在8世紀末之前,船就成為維京精神的重要象徵。維京人的海船一般長70-100英尺,製作精良,可說是一件藝術品,是維京造船師精湛技藝的完美體現,可劃分為兩種不同類別。

       一類是為海上劫掠或遠行所設計的海戰船,輕而窄,兩側佈滿划槳洞。當逆風行使或需要用力划槳時,槳手可以輕而易舉的降下船帆,操縱靈活。雖然輕便,卻很堅固耐風浪,容易在海岸停靠或在河上連接成船隊。

       另一類是運送貨物進行貿易的貨船,船身又高又寬,船體也很重,42英尺高的桅桿(高阿~~)固定不動,懸掛大塊方形的橫船帆。這種船的設計在波濤洶湧的大海中載重航行時可保持穩定,可以穿越大西洋的風浪。

       兩種類型的船在建造技術上有一個共同點:船身外面包裹著一層船板,用長鐵鉚釘固定在船體上。船板間的空隙用由動物毛和植物纖維製成的線索填塞。還有就是大名鼎鼎的高昂的彎曲船首,用一整塊完整的橡木精雕細刻而成。維京船製造龍骨的材料取自高大筆直的橡樹。龍骨中部做成弧形以增大承重量,而龍骨兩端則逐漸變窄,形成流線型通道。船肋由結實的橡木製成,材料全部取自天然彎曲的木材,經過細心打造後,安放在龍骨的各個部分。船肋外面包裹著一寸厚的箍板(或稱船殼板),由相互交疊的橡木塊製成,用鉚釘固定在船肋上再用杉木根製成的纜索捆縛起來。

       而令歐洲人聞風喪膽的維京戰船由於吃水淺,速度快,轉向靈活,十分適合遠征異地時突襲式的劫掠活動。常常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海岸,逕直衝上海灘,船上的水手隨之大喊大叫著湧向岸邊。

       有利必有弊,維京海盜戰船船身輕、吃水淺,然而它的甲板卻是露天的,因此不能起到擋風遮雨的作用。雖然有用油脂浸過的皮革覆蓋在船的某些部位,但遇上大西洋的狂風巨浪,小小的皮革起到的作用可想而知。水手們穿著毛皮衣服,擠在可容納兩人的毛皮睡袋中(同樣浸過油脂防水)在甲板上睡覺,風雨和巨浪仍然使他們又冷又濕,凍死人和夜晚被巨浪捲下海淹死都是很常見的事。由此可見,維京人的這種穿越大海的征服行動無疑必須具有無比的勇氣和堅定的毅力,在取得勝利之前首先要忍受極大的痛苦,維京人這個名詞從中世紀強烈的貶義到今天又帶有勇氣的象徵意義,是可以理解的。

生活習慣

       與我們的最初印象不同,維京人並非依靠掠奪為生,而是靠飼養家畜、耕種田地來實現自給自足,輔以打獵和捕魚,婦女是非常重要的勞動力。北歐男人在每年秋季天氣較好的一段日子出海探險和進行海外貿易,而在冬天他們則回到家鄉,忙碌著修理船隻和製造各種精美的工藝品。
      維京人過著家族生活,父母子女祖孫姑侄生活在一個屋簷下頭。他們彼此忠誠,家族中的一員受了欺負,全家人就一起去部落大會要求公正。如果一名男子被殺,他的家族多半會要求得到金錢或是土地的賠償。如果部落大會認為他們確實有權力做出這樣的要求,兇手的家族爽快的付了賠款,那就萬事照舊;但如果死者的家族覺得裁決有欠公正,他們就會私下裡殺死對方的一名成員,於是怨怨相報,沒完沒了的世仇可能成為古老家系的額外傳統。
    女性談婚論嫁由全家人決定,但她有權力從列出的清單中挑選一名。婚後她還保有以前的財產,並且在丈夫出遠門時負責照看家裡的土地。離婚很簡單,夫婦倆發表一個聲明,當著公證人的面說清他們離異的原因。有些理由看來很可笑,比方說有丈夫抱怨他的妻子老是穿褲子而不是裙子。
    孩子們則與長輩住在一起,直到他們成年後,出去加入另一個家庭。在這之前,男孩子學習耕作、戰鬥技巧和航海術,以及工具和武器製造;女子則學習紡線織布,製作黃油與奶酪。
    大多數維京人平時是職業農夫,他們住在鄉間。荒蠻之地沒有大城鎮的概念,只有少數幾個重要的港口如約克和博卡,更多的維京人與其家族一起生活在小農場上。根據記載或者挖掘到的遺址我們可以復員當年的房屋,發現所有的農場幾乎都是一個樣子。主建築是幢長方形的屋子,考究一點的,會額外增加一些獨立的小屋,充當牲口欄和手工作坊,農夫在作坊內自己製造工具和武器。
    在早期的長屋中,只有一到兩個房間,全體家庭成員就在一間屋子工作、生活。並且與飼養的牲口混居在一起。這樣的屋子一般有20米長, 6米寬。廁所同時也是浴室,北歐人喜歡洗蒸汽浴。正對著進門的地方,是一個火塘,全家做飯或者取暖都在這裡。這間屋子同時也是儲藏室。每面牆上固定著木質的長椅,白天坐、晚上睡,底下還堆放著各式雜物。每戶人家有一到兩張高背椅,只有一家之主才有資格坐坐,或是來了什麼特別尊貴的客人。除了見過世面的國王以外,北歐海盜沒有床的概念。
    長屋中陰暗潮濕,沒有地板,踩的就是泥地。北方苦寒之地,樹木稀少,偏偏石頭都很少見,維京人壘牆用的是草磚,即將草和泥土的混合胚子稍加燒製,他們自己稱為Turf,在冬季這種磚很保暖。有些人家在磚牆內側用木板再做一道夾牆,中間要空開一段距離,以免木板受潮發爛。長屋通常有兩扇門,窗很少,實在要有也就是一個簡單的窟窿。可以自由開合的窗戶對於他們來說是多餘的裝飾。全部的采光來自門,火爐上方為了排出炊煙的小孔。夜晚照明用蠟燭,但是用動物的油脂做的,在密不透風的房間裡點起來,可想而知是什麼味道。
    婦女在屋裡紡線織布,所有衣服都是家庭手制的,手巧的主婦會加上較多的裝飾。她們把羊毛或者亞麻紡成線,織成布。用蔬菜汁染上不同顏色,無外黃、黑、綠、褐、藍、紅等鮮艷的顏色,維京人喜愛這種醒目。最後將布剪裁成衣服。整個過程複雜漫長,所以每個人沒有幾件衣服,身上所穿的連續用上好幾年。其實日常維京人的衣服只要舒適就好,並不講究式樣,弗論什麼時尚,以至於數百年的時間中,他們的裝束一點沒有改變。
    大多數農場規模是很小的,依靠單獨的家庭經營。較大的農場需要更多的勞動力,農夫可以僱用沒有土地的自由人,或購買奴隸。這種古老的耕作方式至今沒什麼變化:春天播下種子,晚秋收穫。不能留過冬的牲口在秋天最肥壯的時候被宰殺,肉經過熏、臘、醃的方式被保存下來。農夫的另一種身份是海盜,劫掠與耕作相交替。海盜每年外出兩次,春播或秋收之後,妻子會頂替他在家中打點一切。冬季的氣候總是很惡劣,北歐人躲在屋裡修補工具,縫製衣物,硝制獸皮,同時準備好明年出海的船隻。
    當時家居的遺址和維京人的垃圾堆(還是保存很好^^),揭示了他們的飲食結構。維京人的主食以肉類和魚類為主,他們飼養豬、雞、鵝、鴨、牛、羊,得到肉、奶、蛋,偶爾還打獵捕魚。他們種植黑麥和大麥用來做麵包,用甘藍和洋蔥作調味品,此外還有大蒜和水芹。他們用木杯或鏤空的牛角喝啤酒,牛奶以及一種用蜂蜜自製的酒。一天照例吃兩頓,早上8點左右是早餐,晚上8點左右是晚餐。全家人聚在一起,用木製的鍋碗瓢盆做飯。維京人用刀和勺進餐,但沒有叉子。

       維京人在影視中經常被刻畫為身披獸皮、頭戴角盔的野蠻人,事實卻並非如此。據歷史學家考證,角盔其實是一種祭祀儀式上才戴的,除此之外就是少數德高望重德軍事領袖才會戴一下。而開始的時候身披獸皮則是無奈之舉,沒有資源嘛,不穿獸皮穿什麼?難道還能不穿衣服?事實上,維京人極其講究外貌和裝飾,維京人最初廣泛的海外貿易就是用各種優質毛皮和海象雕刻來換取白銀和阿拉伯人的玻璃珠,之後通過搶掠得到了大量的黃金和寶石,要這些東西來幹什麼呢??很遺憾,主要並非作為流通品,而僅僅是裝飾品。維京婦女以擁有這些精美的裝飾品為豪,用以顯示自己的身份高貴和有品味。

       每一個維京男人都是心靈手巧的藝術家,他們冬天就躲在家裡專心製造各種首飾,各種各樣的武器、工具、日常用品、還有船上的風向標、船首像等等東西,事無鉅細都在上面刻上複雜精巧的花紋和圖案,他們從大自然中獲取創作靈感,描繪對像大多是動物,猛禽等等,然而製作非常精細,無愧於巧奪天工這個評價。(我買的幾本書上面有大量維京藝術品的照片,真是美的讓人眼花繚亂,最初因為缺乏貴金屬,他們用青銅精雕細刻製成了大量的器具,然後把辛辛苦苦航海換回來的黃金和白銀毫不吝惜地融化掉,鍍在青銅器具表面,由於工藝精良,經過了上千年時間,這些藝術品到了今天仍然金光燦燦,漂亮非凡。他們的愛美天性還有一點給我印象很深的就是,有一張相片是一個耕地用的鋤頭殘件,上面居然刻有極為複雜美觀的花紋,可想而知維京人的愛美和藝術天分了。

       當然話說回來,愛美也好,藝術天分也好,勤勞節儉也好,他們的野性是天生難訓的。一旦動怒自己人也廝殺一番,更不必說他們在征服過程中的視人命如草芥了。

政治


      維京人的社會體系包括三個階層:
      Jarl:王侯,多為大領主(lord),世襲的貴族;
      Karl:自由人,軍隊(army)的主力,武士階層;
      Thralls:則是最底層的奴隸。

      但這種劃分不絕對,一個自由人可以變成奴隸,如果他喪失了所有自己的份地;一個奴隸也能變成自由人,忠誠侍奉主人,就會得到贖身的機會。
      貴族與自由人定期開會,決定重大事件,解決爭端,他們稱這種會議為Thing。
      最早的時候,國王是最大的貴族,他做出幾乎所有的重大決定,以至於部族會議只負責一些地方事務。但在冰島,由於從來沒有國王,部族大會決定一切,全島的貴族與自由人都要參加,每年定期在某個地方召開,為期兩周。
      很久以前看過一部書,Jean Aule所寫的洪荒孤女(The Earth's Children),那時驚異於這位阿姨怎麼能寫出這麼詳盡的史前風情(好書好書!強烈推薦!)。書中的部落每兩年會聚集到一個地方開大會,完成一系列的祭典、貿易、協商、競技,想來就是參考了北歐的傳統。
      維京人無條件的接收國王和大會的全部法令,這些法令為每個人所熟知。違背的人將被開除出部落,稱為Outlawed,這裡不是綠林好漢的意思。這次被放逐者不能耕作任何土地,不能接受任何人的幫助,他們只能住在山洞中,過著躲藏、偷盜的生活。

文化


    維京人信仰很多神靈,有男有女,不同神靈照看著日常生活的不同方面。他們時不時的在各處顯靈,讓適當的事情在適當的時間、適當的地點發生。
    故老相傳,神靈都住在一個叫阿斯加德(Asgard)的地方, 相當於天堂所在吧。在地底的世界自然也有地獄,叫做尼夫海姆(Niflheim)。海盜們堅信,如果一個男人光榮戰死, 靈魂就能進入天國阿斯加德的神宮瓦爾哈拉(Valhalla),勇士的英靈在那裡飲宴、歡歌、講述傳奇。 如果生為戰士而很黯淡的是死在床上,那就只配進地府。
    從這點出發,維京人相信人死不過是去另一個世界旅行,他們就在死者的墓穴中堆放很多的陪葬品,供其路上花用。有吃有穿,各式工具,諸般兵器。更有甚者,如果死的是國王或者了不起的大英雄,他們會將死者生前的戰船與之一起埋葬,即是很有名的"海盜的葬禮"。
    維京人認為,在動物中亦埋藏著神性,他們據此將動物分成善良的和邪惡的,相信幽靈的存在,地精(Goblin)和大地精(Troll)也來自維京人的神話。維京人相信,有人可以預知未來,他們將這些先知稱為真言者(Soothsayer),這些隱士居住在偏遠的鄉間,受著四方膜拜者的供養。
    北歐海盜喜歡聽故事和詩歌,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他們就用這種方式來紀錄歷史。每個部落中有人專門記錄這種故事,並編寫新的傳說。將這些冗長的故事用文字刻到骨頭上顯然需要很長的時間,維京人在漫長的冬季躲在屋子裡講述父輩流傳下來的故事。
    職業的藝人或吟遊詩人四處采風,參加每年三次的節日,也參加婚禮和宴會。這種場合總需要歌唱與舞蹈,講故事的人會得到某種形式的禮物,戒指或者項鏈。他們的故事對於今天的人來說可能有點誇張,某人殺死了屋子那麼大的野豬;某主婦一天擠完了一千頭奶牛。維京人的邏輯是這樣的:值得描述的功績不是已經做了什麼,而是能夠做些什麼。
    聆聽維京人的歌唱需要極大的膽量和毅力,有個阿拉伯的旅行者去過丹麥後說:「我從來沒聽過這麼嚇人的吼叫,一群野狗的咆哮比得上他們的嗓音,但沒有他們的放蕩。」
    北歐人喜歡玩文字遊戲,他們的沙加滿是比喻的復合詞,用來指代某種事物而不用直接提到名字。比方說,劍被稱為戰鬥調料,這樣的比方讓後世的考古學家迷惑了很久。他們還喜歡猜字謎,交換各種字謎是文化加流的重要部分,就像我們今天從BBS看到的各種笑話。

戰鬥

      從孩提時代開始,維京人就喜愛種種競爭激烈的遊戲,他們比試馬術、舉重、划船、操帆和游泳,每年的部族大會同時也是北歐的奧林匹克。最熱衷的運動是摔跤,劃出一片空曠的場地,中央放置一塊尖頭的界石,比賽的雙方用力將對方推到石頭上去。
    此外他們還比試射箭、滑雪、溜冰。所有這些比賽,都是為了鍛煉出更加強壯的戰士。哪怕冬天躲在屋裡玩的遊戲也是如此,從阿拉伯流傳來的棋盤遊戲,內容總是圍繞著攻守技巧。
    維京人是強悍的戰士,他們的人數較少,於是就得依靠周密的策劃與出其不意的突襲。在戰鬥中他們又表現的異乎尋常的狂熱,捍不畏死,於是人們談海盜色變。
    他們的突擊常分成兩節:先在遠距離上投擲長矛,發射火箭;然後用劍和戰斧做近距離的了斷。
    在海上相遇時,海盜遵守古老的傳統,一聲不吭的將船系一起。在船頭搭上跳板,然後依次上場單挑,每個走上跳板的人都面臨這樣的命運:或者將對方統統殺光,或者自己戰死,由後面的同伴替自己復仇。如果感到害怕,可以轉身跳進海裡,沒有人會追殺逃兵,但放棄戰鬥資格的人與死者無異,從此連家人都會忽視他的存在。
    因此排在船頭第一個上陣的,通常是最精銳的戰士,他們在戰鬥中赤裸上身,發著粗野的吼聲,忘情的享受戰鬥的酣暢。他們知道,腳下的跳板浸透著祖輩的鮮血,自己的後代也會落腳在同一個地方。憤怒使維京海盜顯得強大而駭人,這種戰士即被稱為Berserker,狂戰士。沒有人知道為什麼,這種原始的戰鬥會激發出這麼驚人的人類本性,狂戰士的故事被代代相傳。
    戰鬥中生存下來的男人慷慨分享勝利,維京人的第一位國王名叫哈羅德(Harold),綽號細頭髮,他統治的地域就是今天的挪威。一個夏天他出發去討伐打劫他領地的海盜,征戰時間過長,以至不得不在奧克尼(Orkneys,蘇格蘭北部島嶼)過冬,順帶就佔領了蘇格蘭、設得蘭和赫布裡底群島。
    第二年開春大隊人馬要回挪威,這位國王就把新的領地交給羅根伐德伯爵統治,因為這位伯爵在遠征中失去了唯一的兒子。羅根伐德又把領地謙讓給齊格爾德伯爵,因為在戰鬥中救了他一命。今天蘇格蘭還有以齊格爾德命名的港灣。


貿易


    維京人的農場出產幾乎全部日常生活用品,從工具到衣物,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隨著時間的推移,擅長製造某種器具的人慢慢成了專門工匠。他們隨處開設店舖,但鐵匠的鋪子總在鎮子的邊上,因為爐子有失火的危險。
    工匠生產的器具經過更多的裝飾,他們製造工具、武器和珠寶。維京的珠寶享譽至今,有很複雜的製作工藝,胸針通常是用白蠟為胚,白銀或青銅澆鑄,加以打磨製成,上面鑲嵌彩色的石子或者珠寶。琥珀和染色的小石子可以製成項鏈。黑玉和綠松石則製成骰子和籌碼,用來下棋。來往的貨郎沖州撞府,嗯應該是沖鄉撞縣的兜售這些做工精美的首飾。
    維京人與很多地區保持著貿易上的往來,考古學家從北歐的墓葬群中也找到了不少別的地區的產品與錢幣。不過他們更加喜歡白銀,商人隨身帶著天平,用銀塊充當砝碼。石刻與傳說記載了他們的旅行:
      公元860年,沿著伏爾加河下溯的維京人來到了俄羅斯(其時還不叫這個名字)。他們同當地的斯拉夫人作交易,從諾夫格羅德南下,沿河來到波爾加,用奴隸換取蜂蜜和毛皮;再順著伏爾加河進入裡海,換乘駱駝,一直來到巴格達,交易絲綢和香料。
      另一條貿易路線是沿著第聶伯河到達基輔,進黑海,到達盛產葡萄酒、絲綢和伊斯坦布爾,出售精美的珠寶首飾。維京人是很好的水手和船匠,相比較,別國的船去不了遠海,設計也很笨重。維京人的船份量輕,船身狹窄,吃水淺,可以在歐洲所有河流中航行。
      維京人在冬天建造或者修補他們的船隻,通常在露天建造,偶爾會搭個工棚。船身和船槳用橡木製造,桅桿用松木,可以在大風中適度的彎曲,先用整條原木加工成龍骨,以保證強度。彎曲的頭尾單獨加工,然後用鐵釘固定到龍骨的兩端。接著在龍骨上架好橫樑,就完成了整條船的輪廓。沿著輪廓在船的兩側鋪上蒙板。這種整條的木板層層相楔,上面一層剛好覆蓋住下面一層的邊緣。最上層的蒙板開鑿了若干小孔,五米長的木槳從孔中伸出。最後鋪上地板,架上桅桿,在桅桿頂上裝上金屬製的風向標。櫓則安裝在船體後部的右側。船帆的兩側掛上麻繩編製的網,防止船帆在強風中被撕裂。這樣的船最常見,全長二十米左右。
      水手們隨身帶著一個小箱子,裝著衣物和武器。划槳的時候就坐在上面,但他們很少划槳,他們是操帆的好手。每艘船的首尾都有一個艙室存放食物,儲藏著黃油,奶酪,啤酒,淡水,肉食,蘋果和干栗。此外還有各種炊具,帆具和上岸用的帳篷。
      他們穿著毛皮大衣,就在船上和衣而睡。船上還能生火做飯,用一個裝滿沙子的盒子做爐灶。在海上,他們用日月星辰做方向標。天氣差的時候也用指北針,一塊簡單磁化過的鐵片。
      在維京人漫長的旅途中,船是他們移動的家。桅桿可以放倒,蒙上船帆就是很好的帳篷,海盜們甚至像阿爾戈英雄一樣扛著座艦前進,從一條河到另一條河。因為水運更省力,可以運載更多的人和裝備。
      不能坐船的場合他們就騎馬,沿著古羅馬的驛道前進,或者他們在冬日出門,可以借助滑雪和溜冰。用鯨魚骨製作冰刀,綁在鹿皮鞋底上就成了冰鞋。雪橇可以運載病人和老弱,或者大量的裝備。不管怎樣說,他們討厭步行,因為既慢又要背負沉重的行李。
      為什麼維京人一直在旅行,有很多種說法,有人認為是天性使然,更得到公認的看法就是,他們在尋找著可耕作的土壤。北歐有這麼一個不成文的規定,一家之主死後,長子繼承家業,別的兒子成年後必須離開兄長,自己組建家庭。這樣隨著人口的增長,北歐原本不多的耕地更加不敷使用,於是維京人四海為家,尋找著好的地方開闢農場。 

附件清單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請 編輯詞條

上一篇林貢斯人 下一篇東謝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
(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諮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
0

收藏到:  

詞條信息

sysadmin
sysadmin
超級管理員
詞條創建者 發短消息   

相關詞條